Kanata

第五章算是真实的结局和羽皇的梦境穿插,你们要用心去感受!
看到12集被喂了口x,于是我终于产粮了。
对了我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发,怎么做到不带图的……

01
大雪后山,漫天飞舞的雪花轻飘飘地纷扬而下,却丝毫不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男人眼神冰冷。
羽还真怔怔地看着他,乱舞的雪花几乎迷了他的眼,他却半点也舍不得错过。
时间仿佛就此定格,半晌,那人却突然扬起唇角轻笑了一下。
这瞬间,羽还真竟觉得周围的冰雪好似一下就消退了,百鸟合鸣,这人就站在漫山遍野盛开的百花中向他看来。
羽还真的眼神越发痴了起来,这人笑得他心里痒痒的,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呢。
那人见他没有反应,好笑地抿着唇,半弯下身看着他,眼神深情而悲伤。
“看够了吗,羽还真?”他的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,“我……有那么好看吗……?”
不知为何,羽还真心里突然一阵刺痛。
他连忙道:“当然!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!”
那人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,羽还真又疑惑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怎么知道我叫羽还真啊?”
男人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“重来。”
02
雪花轻飘飘地纷扬而下,将大地覆盖在皑皑厚雪下,少年的笑容却比那白雪还要纯净几分:“我叫羽还真。”
见男人沉默地看着他,羽还真好奇地偏了偏头:“你叫什么呀?”
“如果你想知道我叫什么,那就每日来后山陪我一刻钟。”
“真是个怪人。”羽还真小声咕哝了一句,他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半天,回过头时,那人却仍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。
雪下得越发密集,洋洋洒洒地落了那人一身,好像要和漫天大雪融为一体,再也寻不见似的。
羽还真为这个没由来的想法心里一紧,莫名苦闷了起来,他不禁捂住了胸口。
风天逸看到他这般动作,面上忍不住露出一个苦笑。
羽还真,这次明明是我看着你先离开。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仍会感到难过?
03
“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呀?”
“嗯?”风天逸抬起头,正好看见羽还真双手捧着下巴,疑惑地看着他。
“我已经在这后山陪了你半月有余,你身上并无枷锁,我却从未见你离开去其他的地方,可我也从未听师父们说过这后山有关押什么人。”
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皱成了一团,“有时候我都觉得是你陪着我,你好像什么都知道,通晓天文地理名人传记,连我最喜欢的机关术也颇有涉猎,给了我不少启发……”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说到这里,羽还真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起来,大有一种今天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气势。
风天逸倒有些哭笑不得了,“这就是对你好吗?羽还真,你未免也太容易满足了一点。”
少年却垂下了眼,沮丧地轻声道,“我虽然也勉强算个羽族贵族,母亲却只是一个婢女,我的父亲哥哥们从未将我当过亲人,只有一个姐姐……”
风天逸一怔,虽然他早就知道羽还真的身世,但再一次从他口中听到,他的心还是忍不住跟着微微抽动。
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伸出了手,想要抚摸那落寞少年垂下的头,手却在隔了半尺的地方停下来,颤抖得不能自已。
“……所以,只要别人稍微对我好一点我就恨不得将自己的心也给他,但是……我看不透你,我总觉得你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――”语速加快的羽还真激动地抬起来,头顶正好撞进男人的掌心,他睁大了眼,怔怔地看着风天逸看他的神情,那双深蓝色的瞳孔仿佛深渊,那么深情却又那么悲哀。
“又是这样的眼神……你到底,在看谁……”他颤抖着问,泪水突然猝不及防地冲破眼眶,顺着他还稚嫩的脸蛋落下来。
在他湛蓝色的瞳孔中,风天逸能清楚地看见自己――不再属于少年人的面孔,时光给这张脸精致的脸上带上了岁月的痕迹,以及那及腰的雪白长发。
风天逸的手突然穿过羽还真的黑发,将他的脸压向自己,舌尖舔过羽还真脸上的泪水,送进少年的嘴里,与闭上眼的少年抵死缠绵。
不断有温热的泪水也沾在风天逸脸上,他不敢去看少年脸上绝望的神情,低声道:“重来。”
04
“怎么,风天逸,你傻了吗?”
一根眼熟的鞭子将风天逸的下颚抬起,对上羽还真那带着嘲讽的神情,他先是一怔,随后便觉得喉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。
“我倒是忘了,陛下当惯了上位者,突然被自己曾经的一条狗给推翻了,变成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东西,想来心里一定不太好受。”羽还真冷笑了一声,手中的金玉软鞭突然狠狠抽在风天逸身上。
“姐姐她死的时候,你现在的心里可有她当时绝望的万分之一!?”
长鞭发出破空之声,抽在风天逸属于阶下囚的白衣上,立时留下一道狰狞的血痕。
“你欺我瞒我利用我背弃我!”长鞭随着羽还真加快的语速,眨眼间便又是凌厉的四鞭,“你可也曾料到,高贵的羽皇陛下,风天逸,你,也有今天的下场?”
风天逸皱紧眉头,终是忍不住咳出一大口鲜血。
羽还真一脚踩在风天逸沾满鲜血的胸膛上,脸上终于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,却不再带着曾经的天真明媚,狰狞而怨毒:“十天之后,天空城便会撞上南羽都,你将称为澜州历史上最后一任羽皇!”
话音未落,风天逸飞出的身体便狠狠撞在地牢冰凉的墙壁上,无力的身体跪倒在地上,墙上残留着无数触目惊心的血迹。
羽还真一甩长鞭,毫无留念地转身离去。
沉浸在复仇带来的快感中,他并未注意到,风天逸那不正常的出血量。
“咳……下手真狠……”风天逸抹去唇角的血迹,捂着腹部无力地靠在墙上,甚是无奈地笑了笑,“我的小奶狗这是……直接进化成地狱犬了吗?”
05
这是风天逸记忆中的那个黄昏。
却又与之不同。
他走进羽族议政的朝堂时,空无一人的大殿上,羽还真坐在属于羽皇的王座之上,带着似曾相识的寂寥和落寞。
“你来了。”
他转过头,看着风天逸,脸上露出了天真而懵懂的笑容,一如初见之时。
“嗯,我来了。”
他也回以微笑,一步步走向羽还真,走向他的梦。
每走一步,风天逸眼前几乎都能浮现出一幕模糊的场景。
那时,以捉拿逆贼的名号,大殿里兵刃交接,这里的每一寸空气,几乎都充斥着硝烟,血腥和哀鸣。
风天逸从来不知道,在做戏上,羽还真竟然如此有天赋,让他完全猜不透他的意图。
他反抗得太过逼真,眼中的恨意和玉石俱焚的气势不似作假,在拿下他的党羽之后,风天逸剑指羽还真的胸膛。
“南羽都上下的人都逃命去了,风天逸,你今日只能和我一起死在这儿了。”
羽还真坐在王座之上,挑着眉笑道。
那时的他,还打算着如何“教训”自家叛主的小狗,他的小狗将心口撞在他的剑上,让那尽在掌握中的快意笑容仓促而滑稽地凝固在脸上。
他的小狗的确恨他,恨到连一个让他悔恨的机会也不给,就那么决然离去。
风天逸看着眼前的人。
他清楚地知道,这一切不过是个梦境,又或者在他潜意识里,其实这才是他愿意看到的真相。
他微微一笑:“求之不得。”
羽还真微微一怔,随后脸上绽放出一个毫无顾忌的天真笑意,他双手拥上风天逸的后背。
风天逸用力回拥着他,力道之大仿佛想将他整个人融入骨髓。
“羽还真。”
羽还真手上的动作没有任何停留。
撕裂的痛感在这一刻仿佛都变得不真实起来,长剑自风天逸的后背插入,没有血的尖刃穿过羽还真的腰腹,连接着紧密拥抱的两人,牢牢钉在王座之上。
意识涣散之时,风天逸哑声道:“羽还真,我爱你。”
无人应答。
万籁俱寂。
06
没有人知道羽皇陛下那日和巫女做了什么交换。
在羽族经过那次逆贼叛乱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之后,随着传位的旨意下达之后,人们才发现他们的前任羽皇风天逸早已无迹可寻。
07
风从窗户灌进,将桌上封皮上写着“梦回术”的书徐徐吹开。
“梦回术,上古禁术之一,以灵魂和性命为代价换求一个回到过去的机会。”黑色的指甲将书本合上,“最后附送的梦境,当我送陛下的最后一程吧。”